洪震南梦徊刹那回眸望,奈何道阻长-恋恋国风

    洪震南梦徊刹那回眸望,奈何道阻长-恋恋国风

    洪震南


    推荐人:落墨入卷、凉生子夜后
    江南钱塘海先生,言其同乡慕容公,为钱塘县令,鞫一奇案。
    初,有祖籍锦州商贾沈氏,膝下双姝,长女嫁为锦州令尹妇,久缠绵病榻者,小女字线娘,幼时明眸慧心,善歌,工词赋,少有艳名。沈氏迁居于此三年,寓钱塘郊新邸,邻连先生第。
    钱塘寺东百余步,有翰林高学连先生。先生早逝,故亲寡以大讼萧条,移而他乡居,宅遂空旷焉。
    九月秋生,一日,月明星稀,寂无行人。线娘病作,未劳童仆,扶立门庭稍憩,偶思独出。女步至邻府,见福门大开,自认荒院,未甚思索便觉入矣。
    正三更时,忽香风动景帘开,见一少年内室出,清隽美姿,丰采甚都,其自言乃连先生故公子,见女,含笑趋与为礼,简致安问,女莞尔相顾。连公子悦之,慨然相邀入内府。
    公子大宅悉悬锦绣,壁裱古人绝画。独辟有水庭广倾,田桥碧叶遮天蔽日,清白莲花盈月生辉,滴露如玉随波荡漾,可媲天下瑰然妙景。女以其居连第,以为邸主,即亦不细问连公子官阀。 后相交为友,日日与公子谈诗,暗生倾慕,未逾矩。
    又逢秋初,玉漏悄落,至夜尽处,公子更酌曰:“今夕尽吾生之娱,明日便不可来此相聚矣。” 女疑而相问,“君何出此背心之言?”公子叹然:“非能礼往相聘娶,长久更难割舍,娘子所信非人,恐难如卿所愿。”线娘再探缘由,公子避答,闭门不出。
    线娘归府,不日病入膏肓。沈公怜小女,讼于公堂上,挟连府迎娶。然,县府编户未能查,此连公子何许人也?遂皆以为魅惑,公大怒,不吝家财招术士道人前来杀之解难。
    遇一嗜酒疯道人,言其高学门下毛遂自荐,问及线娘,女神色浑噩,似不记前事。道人四寻妖祟踪迹,夜入连府。
    次日,道人奉一颗丹红莲子为药,未敢取锱铢,忙谢辞沈公。
    半月后一夜,线娘顽疾得愈,再入连宅。遣侍女,花塘枯坐,似呼公子名疾奔,沉塘而溺。
    自此,连府为鬼宅,再无人入。连公子案,就此了结。
    Staff策划:文子轩
    导演:千笑【地狱王城】
    选曲:《熏香的月亮》
    文案:慕容玖夜
    作词:慕容玖夜
    演唱:文子轩
    和声:苍冰【太古遗音】
    美工:井井【INO华音社】
    剧情后期:雨【斐然卓声】
    歌曲后期:井井【INO华音社】Cast
    孩 童:团子【10音社】、糖小糖【豫晏笙歌】、千笑【地狱王城】
    疯道士:紫靛将活【錦徵流音】
    沈红绸:小夏【怀旧配音联盟】
    沈红线:七濑薰【斐然卓声】
    连清知:文子轩
    丫 鬟:小夏【怀旧配音联盟】
    孩童:“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”
    【大雨声】
    疯道士:这一味药,可活死人肉白骨,是线娘故人所赠,贫道,就此告辞!
    【转场】
    沈红绸:药羹来了,小妹,你快尝尝!
    沈红线(蹙眉):这莲子,怎么是甜的的?不对,是苦的!
    【回忆】
    连清知(笑):娘子误入我的府邸,还盯着我一直看,是要留下么?我这白莲庭院皆生妙处,便是入了秋,亦有接天碧叶千倾,倾月流光万里。里照莲花清皓净香,唯有莲子的心,是苦的。
    沈红线(喃喃):苦的,苦到了心里。姐姐,我好难受,(哽咽)怎么好想,难过得想哭一场!
    莲花开 细诉蜉蝣过往
    旧南塘 浸染玉色的秋霜
    溯游水中月未央 一瓣醉凝香
    悄堕入幽夜如酒 泛凉
    莲花落 落在红尘路上
    阖眼时 朝暮封入琼觞
    梦徊刹那回眸望,奈何道阻长
    流散在涟漪的彼失何方因果皆可忘
    草木本凄凉
    红线牵起这一世的相望
    缘劫皆可忘
    殊途本无常
    莲心苦费尽千般思量
    沈红线:你为何什么都不同我说?!
    连清知(叹气):娘子若知晓我的根底,便不会想时时同我在一块儿了。
    沈红线:就算非我族类,搭上性命,又有什么关系?!
    连清知:正因如此,便,忘了吧......
    花归葬 葬入初见时光
    再回想 泪水淋透月光
    谁解语此生痴狂 贪一线生望
    肯执意一同陷入这情网
    因果皆可忘
    草木本凄凉
    红线牵起 这一世的相望
    缘劫皆可忘
    殊途本无常
    莲心苦费尽千般思量
    相思皆可忘 谁记你模样
    传说不知 多情易惹情殇
    聚散皆可忘 来去枉断肠
    莲心托迷蝶 风中深藏
    【打斗声】
    疯道士:你看,你好意为那个病怏怏的丫头续命,沈家却喊我来拿你!(喝酒)好酒!这混沌尘世里的人皆自私自利,你这妖孽倒是......
    连情知:少废话,既是来收妖的。只管剖了我的心拿与线娘,其他,我自有担待!
    疯道士:你这又是何苦?却叫贫道我,左右为难!
    连清知:你不动手,我自己来。我已经,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......
    莲花开 细诉蜉蝣过往
    旧南塘 浸染玉色的秋霜
    溯游水中月未央 一瓣醉凝香
    悄堕入幽夜如酒 泛凉
    【结局】
    沈红线:我记起来了,都记起来了........阿知,你看,这水这么冷,莲花都开散了。你没有心了,我便来做你的心,欠你的,都还给你。
    【落水声】
    丫鬟(尖叫):小姐!

    恋恋国风
    琅琅古意,起国风之势
    读者QQ群:436286748
    知微|华裳|雅意|琳琅|惊鸿